无处安放的共享单车摄影师寻访30城坟场画面冲击

从“解决最后一公里”到“无处安放”,共享单车的发展正褪下最初的光环走向些许尴尬的境地。55岁的影师吴国勇,自2018年年初至今寻访全国范围内有迹可循的共享单车“坟场”。20个城市,一万多张照片。吴国勇感慨,无处安放的不仅是由新生转为尴尬境地的共享单车,也是当今社会浮躁的缩影。站在时代风口浪尖,多一些审时度势,冷静地分析各种行为的正确性及必要性,是行业、个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。

面对共享单车的现状,专家称,参与市场竞争的企业,必须摈弃将共享经济作为圈钱工具的理念,踏踏实实做好服务,才能获得市场认可。

“坟场”画面冲击公众视觉

近日,一组名为“无处安放”的影作品走红网络。公众首次集中看到如此多城市正在面临的废旧共享单车堆积场景。

画面中,数万辆共享单车无序堆放在城市的空地,高达数米。废弃单车与杂草共生的寂寥与仅仅几十米开外城市的繁华迥然不同。有网友感慨,看完要犯密集恐惧症了。还有人听见了视频中个别共享单车电子锁发出的蜂鸣声,称“若隐若现,时断时续,仿佛是濒死的心跳”。

这组影作品是由55岁自由影师吴国勇拍的。他利用半年时间,从深圳出发,寻访全国近30个城市45个共享单车坟场,共拍1万余张照片,见证着共享单车光鲜背后的惨淡容貌。

共享单车从繁华渐入尴尬

“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难”是共享单车诞生之际打出的响亮口号。自2015年5月第一辆无桩共享单车出现,引得各路资本疯狂追逐,一时间共享经济的风暴席卷中国。一段时间内,甚至有网友戏称,晚一步闯入行业的捞金者担忧的不是没有资本,而是没有颜色可用了。

据统计,短短两年多时间,共享单车在中国各大城市集中投放量超过2000万辆,以至于不少地区出现了车辆过剩的情况。市民们在享受共享单车带来便利之余,有关其无序及坏车率的抱怨也接踵而至。不少市民抱怨称,共享单车入市成灾,乱停乱放不仅影响市容,也阻塞了人行通道,由原来的“便民”变成了“扰民”。对于共享单车出现的问题,包括北上广深在内的一大批大中型城市在观望过后,也相继出台控制总量等强制性管理措施。

从无序扩张到用时间检验品质,共享单车“坟场”在此时出现了。

不仅如此,行业内部的分化越发剧烈,自去年以来,悟空单车、3Vbike等小型共享单车公司相继宣布停止运营,还有町町单车等企业传出跑路消无处安放的共享单车摄影师寻访30城坟场画面冲击息。随后,小蓝单车停运,多品牌用户遭遇押金难退等现象再成热门议题。

做好服务才能获市场认可

针对共享单车目前所面临的尴尬局面,北京工业大学城市交通学院副院长陈艳艳在接受北青报
中国古代建筑中有顶的通道称为